沫雪奈

杂食几乎啥都磕,只有几对很雷

这对这么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也是惊到了我
求求你们成全男女主,你们在一起吧

以前看到的一个王者太太的梗

安哥还是太嫩了

凹凸幼儿赛(1)
*画风沙雕
*剧情沙雕
*角色沙雕

贫穷父女给的灵感(这个漫画是真的沙雕hhhhhhh)
有关于极其明显的特征给的自信
和二傻般思维的懵逼性

丹尼尔:你们真的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转+辣鸡翻】「玄月」The Briar Rose Ywain Penbrydd (三)

我终于熬完考试卷子了(瘫死)

注:

————————————————————————

免费声明:火影忍者不是我的玩具,虽然有时候我希望是这样。你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属于Masashi岸本的,我只是偶尔借用一下

作者注:疾风是一个小气鬼;玄间是不可救药。疾风仍然住在家里……和他令人敬畏的父亲月光建一在一起,我要为他向《甜心》(和OMGWTF小说致谢。长度Rp代表Teh Winz!笑)

警告:咒骂,暴力,淫秽,无端的辱骂

————————————————————————

月光健一博穿着破旧肮脏的制服,从敞开的客厅门口走过。他停了一会儿,想和男孩子谈谈——男孩们?他的儿子是个男人,和玄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对父母来说,时间的流逝是不同的。“疾风,你流血了。”

这些话完全是中性的,完全没有份量,但是疾风突然脸红了。”“我一定是嘴唇裂了,”他对着碗咕哝道。

玄间向后靠在手上,仰着头看着门口的那个人。”实际上,是他把我的嘴唇咬破了。我想知道他要多久才能注意到。”玄间咧嘴一笑,愚蠢。月光建一肯定知道些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就像大多数年轻夫妇一样,他们更愿意不被卷入这场戏中。

疾风的脸更红了。“玄间!”他嘶哑着声音说,也许是在发牢骚。“不是那样的,爸爸。”

“恰恰相反,”玄间抗议道,“完全是那样的。”他恶劣的对疾风露齿而笑。

月光建一清了清嗓子“我开始怀疑你是否对这个家庭倾向于把脸埋起来的行为持怀疑态度,玄间。”这是一个温和的玩笑,而不是威胁,和那个人说的每一句话一样,温和而中立。他回头看了着儿子”你吃过药了吗?”

疾风恨恨地看着玄间点了点头。“是的。”他绷着脸,撅着嘴,看上去像个六岁的高个子。

“我坐在他身上,把它们放进他的嘴里。”玄间歪着头,又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月光建一嘴角在沉思中抽搐着“明白了。”他打了个哈欠“我想我现在要睡觉了。你们玩得很开心。”他移步走开,但当他走到那扇大门的边缘时,又回头看了看“还有玄间?既不要太大声,也不要太公开。”

玄间终于脸红了,一条明亮的红色条纹延伸到他的鼻梁上。 “是的,先生。对不起,先生。”他终于被击败了 - 被制服而且尴尬。 当月光建一继续前往房子的后面时,玄间推测他所做的事最不情愿的是——令人反感和搞砸——人们听到他这么小,这么虚弱。男朋友把他的感觉搞得一团糟。男朋友的父亲,绝对是他想重复的事情的最底层。

惊呆了的疾风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向玄间扑去,用筷子不停的戳着玄间。值得庆幸的是,筷子并不是常规的刺穿武器,而且所造成的伤害比建一可能造成的要小得多。”我应该杀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大声!“

玄间抓住疾风敞开的背心前襟,把他拉得很近,对着他的耳朵咕噜着。“因为你。只有你。因为每次你碰我,我都不想让你停下来。因为你的手在我皮肤上的感觉太好了,我不能停止向你乞求更多。”

疾风把他推开,既沮丧又厌恶“混蛋。”他的裤子明显比之前更紧了。

“但我就是你想要的那个混蛋。”玄间的声音听起来很得意,他向前伸出一只手臂,用指尖沿着疾风裤子上很明显的线拖着。“你的房间还是花园?

疾风的眼睛往上一翻,背拱了起来。筷子突然从他漫不经心的手指上滑落。他打了个寒战——“我不在乎”。他的声音很紧张。

“真的……?”这个词被抽出来了。玄间把自己倒在地上,像一个反抗地心引力的液体一样移动着。他在疾风面前诱惑性地站了一会儿,饶有兴趣地低下头。疾风抬头怒视着他,迅速而准确的舔舐到大腿内侧。玄间弯下腰举起疾风,动作像液体一样快得多,当这个小剑客的腿缠绕在他的腰时,他恶劣地笑了。

“那就去花园吧。你要弥补那可怜的被虐待的柳树。”玄间对这个世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大多数时候,他对植物和动物的了解要多于对人的了解。当涉及到人的时候,他要么干掉他们要么被他们杀掉“我想她会像我一样喜欢你的恳求和抱怨。”

“玄间!”疾风发现,即使是没有生命的观测者也有可能感到尴尬,他多次拒绝让玄间在院子里的石佛面前亲吻他。

“太晚了!”玄间得意地笑了“你说的你不在乎!”他把疾风抬出房间进了后花园。疾风一路气愤的咬着他。顺着手打了几下玄间的头,只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住自己。

【转+辣鸡翻】「玄月」The Briar Rose Ywain Penbrydd (二)

注:

————————————————————————

免责声明:火影忍者不是我的玩具,虽然有时我希望它是。你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属于Masashi 岸本的,我只是偶尔借用一下。

作者注:疾风是个讨人厌的小混蛋;玄间是不可救药的。疾风还住在家里…第三章将在我和斯威特布瑞尔(Sweetbriar)澄清我对葛口建一的印象之后出现,在这里,疾风的父亲就是她创造的。

警告:咒骂,暴力,淫秽,无端的辱骂。

————————————————————————

当他听到后门滑开的声音时,玄间填满了一个碗。 疾风进入厨房,他把碗拿了出来。 “嘿,疾风。我做了 —— ”

“是的。做了晚餐”疾风抓起碗,继续朝客厅走去,在那里他可以看到太阳落在花园的上空。他深爱着玄间,但是年长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说话,除非他被性分心了。此时,疾风无意提供谈话或放纵的娱乐。

玄间靠着炉子吃晚饭。他除了拿着一本书坐在花园里之外,一整天都没有离开房子。他穿的浴衣是对疾风的礼仪意识的一个小小的让步——疾风外出时,他总是躺在柳树的树荫下。他把碗放在水槽里,走到客厅,疾风弓着腰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有一半的晚餐忘在他身边了。

“嘿,小家伙。”玄间跪在心怀不满的疾风身后,膝盖伸展开来,胸部齐平地靠在他的背上。他的手指落在疾风的手掌上,轻轻按帮他按压着情绪“你想谈谈它吗?”

“不,我不想谈这个。你为什么要打扰我?我要——”疾风按捺住一声呻吟,因为他在拇指释放的根部感觉到了一个结“我希望你继续这样做。”

玄间笑了笑,吻了吻疾风的脖子,从一只手往另一只手臂延展,从手腕到肘部。他特别注意着左手腕。有一个地方

“天……玄间,等等”疾风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体前倾着的脱下了背心和衬衫,辗转反侧。他们躲到角落里。他把头搭上了玄间的肩膀,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不自觉的往上看着。
“更多?”

“为你做什么都行,小家伙。任何东西”他的手指在疾风胸口上拨弄着,拨弄着,混合着疼痛和紧张,慢慢地,那个苍白的剑客开始放松。

疾风觉得自己开始放下一天的愤怒,怀恨在心地坚持了几分钟。到底是谁让玄间想要不再伤人。但当他的肩膀放松,玄间的手在他的髋骨内侧找到拇指大小的点时,他记住了那个问题的答案。这个男人爱他,照顾他,有时甚至伤害到他自己。这就是玄间,他能让他感到持续数小时的幸福,并在一夜好眠中结束。

当他的爱人熟练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身体时,疾风开始怀疑自满的娱乐是否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伸出手揪住玄间的头发,把那个漂亮的脸蛋拖到嘴边。疾风在一旁轻轻咳了一声,然后舔舐着玄间的嘴唇,就像在舔一个甜蜜的奖品。

玄间闭上眼睛,他努力完成他已经开始的工作,然后让自己被疾风放松引起的欲望分散注意力。“把你的膝盖抬起来,这样我才能够着你。”他绕着爱人的舌头含糊不清的说

“之后再担心我的腿吧。”瘦削苍白的剑客咬着高个子的嘴唇说道

“不哦。还没做完。”玄间弯下腰,把一只手放在疾风的一条大腿下面,将腿弯成可以够到的样子。他的手指知道哪些地方会紧张——它们总是一样的,就像那些给人带来快乐的点一样。他略过了后者,碰了一下就惹起了麻烦。如果疾风决心成为一个混蛋,他也可以玩。

“该死 玄间!”疾风的脸涨得通红,但眼睛还是很锐利“我说了之后”玄间平静地笑了笑,表面下是一种令人恼火的傲慢。”现在,我是指现在。如果我不做完,你整个星期都会走得很有趣。”

“很有趣!”疾风突然咳嗽起来。“我不在乎我走的是否很有趣!我只是想有一个好的理由……”当他咳嗽着的呼吸逐渐稳定下来,他又靠在了玄间身上,手指顺着高个子男人大腿的内侧往上摸。

玄间屏住呼吸,把嘴唇放在疾风的耳边。“我宁愿你让我跛足一个星期,而你需要双腿处于工作状态,才能做到这一点,”他喘着气说,用一根骨节分明的长手指按住那个小个子男人大腿上的一个点。

疾风弓着背,满脸通红不停的喘着气。“工作得快一点,而且要这么做——”当玄间的手指再次按到那个地方时,疾风发出一声刺耳的呻吟把自己打断了。“混……混蛋”

“我像过去一样,没有父爱。 但是你爱我,就是这样。“玄间开始贪得无厌起来,他一边舔舐着疾风耳朵的曲线,一边将手移到另一条腿上,得意的让人恼火。他先是轻轻的按敲着,把手指拧进疾风紧绷的肌肉里,扯了扯他的头发,又舔了舔嘴唇。

“而这,”玄间喃喃自语着说,“没人见过你这样。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深信你是一种病态的,易碎的花。某种温室玫瑰。但我比那更了解你,我知道我只要把手放在你身上,你就会把我撕成碎片。”

当玄间的手从他的腿上移开时,疾风像一只随风飘扬的旗子一样平稳地扭动着身体。跨坐在玄间的腿上休息。玄间把膝盖靠得更近些,疾风的膝盖掉到了地上。当玄间温暖的双手在胸前划过,轻抚和捏着时,疾风拉开了他爱人几乎不穿的浴衣(疾风发誓说玄间只穿衣服来嘲弄他)把他粗糙的指甲塞进皮肤里,紧握着玄间的胸口,粗暴地咬着他的嘴唇。

玄间流血的嘴唇压在小剑客的嘴唇上,玄间把舌头伸进疾风的嘴里,品尝着晚餐,只觉得有些不一样的味道。疾风总是或多或少地尝到死亡的滋味,这取决于他那天病得有多严重,但玄间还是吻了他——在反复无言的生命中肯定热情地吻了他。当然,玄间可能也会亲吻他的尸体——那会是最后一次记住他的味道。疾风的手指缠在玄间的头发上,吮吸着舌头。

前门发出卡擦的声音。玄间把自己从疾风身边拉开,将浴衣扯回到肩膀上。“衬衫穿上”他嘶嘶地说:“这是你父亲的家”

疾风茫然地回望着他,玄间的嘴唇流出了血

弄脏了他的嘴唇和下巴。

“他明天才会回来。”

“嗯,也许该他更早回来了。”门滑了一声又关上了。“看到了吗?”玄间把胳膊朝门的方向一甩。

“混蛋”。疾风戏剧性地叹了口气,把他的衣服拿了回来,穿上衣服,拾起半成品的内衣裤。他局促不安地扭动了一会儿,然后想调整一下裤子。“你最好把开始的事做完”他闷闷不乐地咕哝道。

玄间先舔干净了他的嘴唇,然后清除了脸上的血迹。“哦,我相信我会的。”

【转+辣鸡翻】「玄月」The Briar Rose Ywain Penbrydd (一)

*关键声明(非常关键的关键!!):翻译的和原文相差多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北极圈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了(卑微)难过的是冷cp想找个人喷我都不容易(哭了)

♤文转自AO3,第一次看就碰到了小黄文,不知道我脸皮是不是又厚了连小黄文都敢搬。果然,冷cp使人卑微(如果给原文太太造成了困扰立删)

♧总共五个章节5000字左右。第一章相对较少,虽然是小黄文但也不是纯属开车吧(还不是吗???)有些小对话和相处

♡太太文风大气,不管夸人骂人都写的很直接。看着看着突然就是一句“hey , beautiful”倒是可爱的紧hhhh

♢文没有太太说的那么暴力不堪啦,至少我现在看到的地方还没有。所以不要太担心,文其实有点迷之甜(我真的不是满脑子黄废料的变态,真的是巧合一点就点到这篇文了)

☆我屁话真多

The Briar Rose

Ywain Penbrydd (Penbrydd)

简介:

————————————————————————

疾风不是一朵娇嫩的花,他真的希望人们不要再把他当作玻璃做的。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他都很尖锐,但是玄间用优雅和技巧处理他。

注:

————————————————————————

免责声明:火影忍者不是我的玩具,虽然有时我希望它是。你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属于Masashi 岸本的,我只是偶尔借用一下。

作者注:我责怪甜蔷薇的设置,和我自己的性格。这背后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但就叫它换金裂纹吧。疾风并不是人们经常认为的那种娇嫩的花,玄间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微笑。

警告:暴力,咒骂,骂人(最终)。

————————————————————————

Chapter 1

“滚开,玄间。我没心情。疾风翻了个身,

带着他的剑优雅地穿过kata“我熬过了漫长的一天,已经很累了”

疾风旋转着剑干净利落的把玄间头上垂下来的柳树的枝头砍掉“人们和他们的——”剑一闪又有更多的柳树散落在地上。”——高高在上,——不屑一顾”他又打了一拳。”还有他们的担忧。”

玄间在他年轻的爱人身后闪过,在一个拥抱中抓住了剑客的手臂。“还有我担忧吗?至少我的是真的,”他对着疾风的耳朵低声说道。“我觉得你需要放松一下。把这些蠢人放在一边,让我提醒你生活中比他们所拥有的更好的东西。”

疾风半心半意的抵抗着“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不需要放松。我很好。”

“你确定吗?告诉我这感觉不太好。”玄间的手指压在疾风的左肩胛骨下面,小剑客背靠着他轻轻的呻吟着,剑松散的悬挂在他的右手。“这?”玄间的手指再次移动,围绕着疾风的脊柱在他的臀部推了三个点

疾风的黑眼睛在被触碰时就睁得大大的,像纯净的液体。温暖传遍了他的全身。“啊……玄间,不要”他剧烈地咳嗽着,紧紧的抓住了玄间保持着平衡“我站着的时候不要那样做。”

玄间轻轻的咬着疾风的耳朵笑了下“那么躺下,我再来一次。”

“不!不需要你的…你的……”刚打算反驳的疾风完全把他的思路错放在了玄间温暖的手指上,他从衬衫后面滑进,沿着他的脊柱往上走着

“你不需要我的什么?”自鸣得意的混蛋在他耳边说着

“忘了。”疾风只是呆呆地盯了会前面的花园。“你不打算做点什么有用的吗?去做晚餐。我必须把剑收起来。”

玄间张开嘴,想对剑作了一番毫无品味的评论,但在剑离开他的嘴之前,他设法克制住了自己。“晚餐。对吧。香瓜炒兔茶饭?我想昨晚剩下的兔子了。”

“只是做饭,不知火。”疾风瞪了一眼他然后大步走进花园。

“如你所愿。”玄间摇摇头,朝着厨房走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疾风都会心怀不满,幸运的是,疾风一直很努力的不把气撒在他身上。他可以尊重这一点。耸了耸肩,他打开冰箱,开始找他的食材。

【转载+辣鸡翻译】「玄疾」音

*关键声明(非常关键的关键!!):翻译的和原文相差多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北极圈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了(卑微)难过的是冷cp想找个人喷我都不容易(哭了)

♤文转自你大p站,作者太太是「虫屋」(如果给原文太太造成了困扰立删)不过说实话这翻译亲妈都看不出来是自己的文趴

♧耳鸣声翻译成‘嗡’,‘空格’和‘——’代表的应该是疾风耳鸣时被屏蔽掉的话(?)

♡一方死亡设定(吃不得刀的小可爱千万别)

♢太太写的超文艺,有的地方看不太懂多看两遍就好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翻译问题)

用双手捂住耳朵。

咕嘟咕嘟流淌的血流与咯吱咯吱的骨头。我的心里充满着这样的声音。

但是

我没有办法传达。

然后呢

他听不到零落的声音。

所以什么都不会改变。

到现在为止。今后也是。

一定什么都不会改变。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耳鸣得厉害。看他的脸总是会这样。头痛和耳鸣。我的心里充满了声音。他来了以后声音就不会停止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被榻米擦着的背,嬉戏着伸出的手。击落我触摸前方摇曳的颜色的手。他拒绝的话。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令人不快的话刺痛着我。太阳是我我所不能拥有的颜色。连碰触都无法实现的颜色。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不要碰我。我讨厌你的手。”

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讨厌的不只是手吧。

「不要碰我。」

耳鸣变的更大了

“嗯……”

“き”

将要编织的词语用力推上去,然后被压碎。语言什么的,他不需要。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耳鸣更加厉害,我不由得塞住耳朵。无论多么用力的堵塞,耳鸣是不会停止的。当然是不会停止的。因为声音在我内心回响着。

即使堵塞也无法得到平静,自己内心充满了恐惧的声音。奔腾的血流。被强行弯曲了的身体咯吱的声音。叹气。然后耳鸣。但是我,没有办法传达。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简直像哭声一样,想着这些,他突然猛的冲了过来。意外的疼痛使我皱眉。看到那个表情,他满意地笑了。

耳鸣不已。

他赶紧把我吐了出来,事情一结束,他就擅自把别人家的洗澡水烧开了。被狠狠嘲笑的我,已经没有抱怨的力气了。躺下,直贴在榻米上的耳朵里传来哗啦哗啦的热水滴落下来的声音。混杂在那个声音里能听见不停的耳鸣。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早点回去就好了。

只要有他的迹象,耳鸣就不会停止。永远永远。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早点回去就好了。

只要有他的迹象,耳鸣就不会停止。永远永远。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早点回去。迷迷糊糊地听见他叫我的声音。我看见他粗鲁地擦着湿头发坐在我的书桌前。

看着桌子上,看也不看我一眼的讲着话。他的声音被耳鸣打消吞噬,我听不到。

“一个人去死吧。”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抚摸背部的手。描骨的手。勒紧我的手。不属于发烧热度的手。

那种冷漠逼迫着我

“随便去死吧”

“                    ……”

堵住的话语。被压碎的思考。发烧般的热度。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声音,还有声音。另外,声音。

那简直就像哭声一样。

我想,在我编织语言之前,一切都不会改变。但是那个声音是不同的。

他追求语言之前不想有任何改变。而且,他不会要求我吧。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他消失之后耳鸣也没有停止,我无可奈何的闭上了眼睛。我心中堆积的声音、声音、声音。不像根雪一样溶化,不断的降落堆积,最终将我掩埋。

紧紧闭着的眼,刚刚抓坏的他的头发摇晃着。我恍惚地想,这颜色就好像透明的甲油。

 

我暂时睡不着。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音-

天还没亮,疾风就带着三个中忍离开了村子。结果一夜没能入睡的疾风一边望着渐渐变白的天空,一边在他们后面走着。身体无力。他也一再告诉玄间他一早就有任务,但疾风的主张却没被听进去,一如既往地被粗暴地抛在脑后,然后他光着身子倒在榻米上。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从昨晚开始鸣响的耳鸣不止,岂止如此,连间隔也渐渐缩小回响着。

“吵死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吵死了”

疾风太不耐烦地摇着头,发出小小的叹息。如果是平常的话,耳鸣早就应该消失了。玄间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的话,就会不可思议的平静停止,不过,这次并没有消失。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啊,这令人不快的声音。」

疾风控制太阳穴,盯着地面。

“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哭声呢。——难道是我在哭吗?”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疾风上忍?」

一个部下惊讶的看着不知不觉停下来了的疾风,打了下招呼。

“您怎么了?”

那个声音传不到疾风这里,他只是凝视着地面伫立着。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的行为。玄间的手。冰冷的手。烧起来的手。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永不停息的耳鸣。责备自己的声音。随着他的身影消失也消失的声音。

“                  ……  ”

堵住的话语。无处不在的热度。堆积的声音。

被勒紧了的那个时候自己打算说什么,仅仅是数小时前的事,疾风已经想不起来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震耳欲聋,拼命想回想语言的疾风思考被压碎了。

「随便去死吧。」

他的手,手指。冷也热着。

“    ——             ”

没有被吐出来的话。身体内堆积的声音。没有出口只是旋涡的声音。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怎么办呢,这耳鸣。”

止不住的声音。堆积的声音。不会消失的声音。

声音。声音。然后是声音。

为什么不停止呢?为什么不消失?到底为什么要下雪?

疾风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人满足的神情。

大概是因停下脚步低着头的疾风而麻木了,男子一边大声叹息一边走了过来。然后一边窥视着疾风的脸,一边再次询问。

“怎么了,疾风上忍?”

听到包含着焦躁的声音后,疾风抬起了头。那深邃乌黑的瞳孔像被淋湿了一样闪闪发光,发出声音不久男人的视野被封闭了。

斩倒眼前的男人,在剩下的两人都没有喘息的情况下砍了下去。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疾风的姿态宛如烟雾一般消失了。

-若不停止的话-若无法消去的话-

“我消失吧。”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他追来了”

在郁郁葱葱的草丛中,在心中嘟哝的疾风一个人笑了。虽然戴着面具,但没有错。从树阴处看到的几个追忍中有玄间的身影。

“追赶着我”

看到他的身姿,疾风总算抑制住了想大声笑出来的冲动。

“明明说了随便去死的。”

在喉咙深处咯吱咯吱地笑,疾风在森林中奔跑。看到玄间的身影,耳鸣更加厉害了。像哭声一样回响着的,现在仿佛是敲着铜锣似的鸣响着。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我以为离开他声音就会消失。”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应该不会消失,因为他追来了。”

轻轻地按住太阳穴,疾风想起了玄间的身姿。骨节分明的长手指和像讽刺一样歪着的嘴。追随他的头发动摇。

“嘛嘛,那个头发。”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光是想起玄间,耳鸣就变大了。

“母亲的梳子也是那样的颜色。”

想起了母亲黑发的梳子,对她简直像宝贝一样。疾风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苦笑着。

白天也在昏暗的森林中奔跑。没有一个人能追赶,只有顺风独自奔跑。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他追来了。”

无法停止的耳鸣和不知不觉涌上来的笑容。想挽回自己也好,根本不想听自己说话的玄间在追赶着自己,这件事只是对疾风来说很奇怪。

杀气逼人的杀气。

“不要再这样了”

ッキン!

“可以相信我吗?”

弹开被砍掉的刀,踢开摇晃的人。斩杀掉那个背后系结符号的男人,将到深深地插入进了先踢的那个男人的喉咙。已经不记得是第几个人了。疾风敏锐地感觉到,追赶者的气息只剩下了一个人。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耳鸣逐渐缩短了间隔。为什么耳鸣响,为什么不消失,疾风是不明白的。

疾风唯一明白的就是

“啊,就在他身边”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耳鸣更加严重。

“马上就要追到那里来了。”

疾风迅速地从男子的脖子上拔出苦无,接着又跑了出去,另一个人还在呻吟。

用手捂住不浅的伤口,在茂密的树木之间奔跑。跑着跑着却在不知不觉中露出笑声。疾风慌忙捂住了嘴。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难道不相信我”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你是来带回我的”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不是吗?”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不停的耳鸣。然后逃跑的自己。追赶那个自己的他。只会让耳鸣变得更加残酷

“我讨厌吵闹呢。”

如果止不住,就逃不了的话,就追过来吧。

那该怎么办?

“没办法啊。”

在反转的视线中,垂下的背影和微微摇晃的肩膀。疾风看到了那一点,笑着说。

“啊,他在哭。”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声音被耳鸣遮住,连轰鸣的雷声都听不见。

“明明说了随便去死。”

看着一边将苦无深深刺向幻术中的自己,一边落下了一个吻的玄间的背影,疾风笑得像新月一样。

“那不是我。”

想要在更近的地方看,那样想着的疾风便褪去了杀气,混杂在雨中靠近了玄间。

“真让人忐忑啊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站在玄间的背后,隔着摇晃的肩膀偷偷地窥视着。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     ックック        ”

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轻微的声音似乎被雷雨挂掉,玄间听到声音像触电般一样回过了头。即使在昏暗的森林中,疾风也能清楚地看到玄间的脸。总是不高兴地歪曲着的嘴巴,渗透着冷淡颜色的那双眼睛现在也睁大了,注视着他空洞的表情,疾风再次笑了。

玄间的嘴缓慢地动,嘟哝什么事。

「疾——」

没听到最后,疾风挥下了刀。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玄间倒下的身体。血液从疾风的脚下开始慢慢积蓄。把手伸向低着头跌倒的玄间,疾风看着向上仰着的玄间。玄间的眼睛倒影着疾风的身影。疾风对痛苦扭曲的脸缓缓开口。

“还没停呢。”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不止没有停,反而变严重了。耳鸣,你听不到吗?”

疾风将自己的耳朵贴近躺着的玄间的耳边。

“你看,每次看到你的脸都会这样。听得见吗?”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突然,玄间抓住了疾风的脚腕。惊讶的疾风看到玄间的脸,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着,拼命地想要传达些什么。抓住脚腕的手使着所有的力气。

“如果抓得那么紧的话,会很疼的。”

疾风安静地说的那句话,玄间是否听见了也不知道。他一边调整着痛苦的呼吸,一边拼命地说着话。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          ”

“啊,对不起”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         ”

「耳鸣太厉害了。什么都听不到」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                ”

“我已经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                ”

“对不起。”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

“对不起。”

嗡嗡嗡——

耳鸣突然中断了。那样溢出的声音碎片也消失了,只有可怕的寂静包围着疾风。

轰鸣的雷鸣和击打叶子的雨声,什么都听不到了。疾风仰望着天空,视线又回到了横躺着的玄间身上。

“我想现在听得见。”

玄间轻轻地闭上双眼。他已经回复不了疾风了

“已经太晚了。你和我都太晚了。

已经不能耳鸣了。

“太晚了。”

蹲在失去热度的玄间的旁边,疾风只是静静窥视着玄间的脸。轻轻伸出手,触摸那冰冷的湿脸。闭上双眼的盖子无法张开,薄薄地张开的嘴唇也无法编织语言。并且,那个耳朵也没有听到疾风的言词。

拒绝自己说话的他。拒绝了他的话的自己。那般溢出的声音。没有得到出口,只有降落在身上的声音。无法传达的声音。

无法传达的声音。声音。声音。

疾风甚至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只是有一点疾风能知道的是,已经不会再耳鸣了。

打算离去的疾风,想起一件事又重新跪在地上。

“我一直觉得你的头发很漂亮。”

取出苦无,他将玄间的发尾一口气切断了。

“你好像很讨厌。那就请给我一点儿吧”

疾风把剪下来的玄间的头发塞进左边的口袋里。

弄乱了的头发,哗啦哗啦地溢出到脚下。这样简单地编织出的言词,想到这些,疾风又笑了一下

“虽然已经不需要编织语言了。”

他的头发倾注在无法动弹的脸上。

“没有想听的人。”

已经不在耳鸣,寻求出口彷徨的声音的碎片也没找到。只剩下这个身体。只有曾经疯狂般充满声音的这个身体。

“啊,简直是空的。”

只是左边的口袋,为何厉害地沉重。疾风迈出脚步,再也没有回头。









——————————————————————————————
主要是耳鸣设定趴
两人前一天晚上大概应该(???????)
疾风听到耳鸣就知道那些追忍里有玄间
疾风在资料里忍术和幻术都很优秀,玄间中了幻术应该算正常
我也很想知道玄间抓住疾风脚踝的时候说了什么!
疾风不再耳鸣代表玄间已经死了

【火影橙光求推荐】

有没有太太帮忙推荐好看的橙光ww

收不收费没有关系的鸭

扑通磕头  占tag致歉


魔笛“我把你送我的东西弄碎了”
伊万“不难过,回去再送你一个”
傻kun“里奥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里奥“我不知道……看到他哭我也想哭”

p1 小哭包魔笛
p2 小哭包里奥
p3 论谁更会带孩子嘻嘻嘻

我真的好喜欢小哭包啊呜呜呜呜,小哭包真的太可爱了我就是想欺负他们(bushi)
日常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

【上课45分钟沙雕指绘】
你kun的老虎衣和你leo的棒棒糖

我是真的喜欢长发没胡子的两个小可爱了
虽然有胡子也掩盖不了他们的可爱)